为什么说最难熬的时光,往往也是最锻炼人、收获最大的时光?

网友提问:

为什么说最难熬的时光,往往也是最锻炼人、收获最大的时光?

优质回答:

感谢邀答!

你今天所受的苦,吃的亏,担的责,扛的罪,忍的痛,到最后都会变成光,照亮你的路。—— 泰戈尔

说说我的初中同学秦奋。

刚进厂没多久,秦奋就表现出跟其他工友极大的不同。别人对生产工艺和岗位技能一般最多掌握个两三样,比如化学原料配比、电焊气割、叉车行吊等,但秦奋不一样,整个车间的工艺和技能他只有两样不会:这也不会,那也不会。

所以做学徒的时候,经常挂在秦奋嘴边的话就是:这个我不会,那个我不懂;这个我之前没接触过,那个我从未了解过。老员工手把手教他的同时不忘揶揄他:我总算知道有的猪是怎么死的了。话外音,笨死的。

其实秦奋一点都不笨,只是缺乏工作经验和实际操作能力。但他有个优点,特别能吃苦,而有些人只做到了前面四个字,这也是后来秦奋跟其他工友区别开来最主要的原因。

秦奋心里明白:自己初来乍到,想要在厂里立稳脚跟,向上攀爬,除了吃苦耐劳、勤奋好学,再没有其它更好的途径。于是,车间里的脏活累活他总是抢着干,加班加点也毫无怨言。所以他身上的工作服永远是最脏的,额头上和脊梁上淌的汗水也永远是最多的。

车间里几个相对轻松的岗位,安插的都是跟老板沾亲带故的皇亲国戚,平时作风更是趾高气扬、耀武扬威,上班的时候就差没穿着黄马褂操控车床和液压机了。

那几尊瘟神平日里说话总是恶声歹气,秦奋也不计较,搭班干活更是处处忍让。你这样活嫌累不愿意干,那好,我干,就当锻炼身体了,比在健身房的效果都好;你那项技术嫌麻烦,不愿意学,那好,我来学,学费全省了,学好了都是自己的本事,谁也拿不走。

在工厂里做工,没有谁会喜欢加班,更没有谁能忍受得了没日没夜地频繁加班。劳累了一天,下班都盼着能跟朋友喝个小酒,找点乐子滋润滋润。但有那么一年多的时间,秦奋不是在加班,就是在赶往加班的路上。他也不喜欢加班,只是习惯了坚持,因为他坚信额外的付出终会有所回报。

有一次同学聚会,给秦奋打电话,他在电话里说自己还在加班,手机听筒里传来的,除了他低沉嘶哑的说话声音,还有嘈杂的机器的轰鸣声。问他要忙到几点,他说自己也不清楚,让我们先吃,不用等他了。秦奋将近九点的时候才过来。人是来了,不过是穿着工作服来的,衣服上满是油渍污垢,脸上也蹭上了机油,像极了乞食的叫花子。

这厮刚坐下,就旁若无人地拿起筷子夹着菜往嘴里送,狼吞虎咽的。连吃了几大口后从鼓动着腮帮子里挤出一句话:哥们儿都快饿晕了,让我先垫巴垫巴。有朋友问他:你嗓子怎么回事?秦奋把嘴里的吃食使劲咽下,说:这几天太忙了,厂里新进的机器总是出现故障,客户的订单又跟催命似的,没办法,只能天天加班。休息不好再加上着急上火,嗓子就成这样了。

有人诚心夸赞他:你这货真能吃苦!秦奋嘿嘿一笑,露出一口白牙,说:现在不吃苦那什么时候吃苦,等到牙齿掉光的时候?那时候就咬不动苦喽。

因为平时的订单多,生产任务重,厂里的机器经常处于满负荷运转的状态,从而导致机器经常出现故障。先前的时候因为没人懂得修理,无奈之下只能停产,等待厂家派技术员过来维修。维修费用倒是其次的,关键是技术员像大姨妈一样来得总不那么及时,因此会耽误交货日期,导致厂里需要缴纳高额的违约金不说,还对厂里的信誉和供货能力造成负面影响。

每次技术员一来,按照惯例厂里会派个人协助维修。出力不讨好的活,工资不多拿一分,时常还要加班。秦奋却自告奋勇,干得比自己的本职工作还卖力。

别人私底下都说他傻,分不清好歹。秦奋才不傻,粘上毛比猴都精。他要把厂里所有的液压机都摸得清清楚楚,包括工作原理,使用流程,电路组件,常见故障等等,成为厂里无可替代的专家。

技术员在给机器做检修的时候,秦奋就在一旁仔细观察,拿着说明书认真比对故障出现的地方,询问故障出现的原因,以及解决方案,并将之一一记录在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。

就是这样一次次的勤学苦记,让秦奋迅速成长起来,直到后来,不管哪台液压机出现问题,不需要再给技术员打电话,秦奋自己就把问题解决了,而这也让包括老板在内的厂里的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。

秦奋真正在厂里露脸,得到老板器重,是在他进厂的第三年。那时的秦奋已经把厂里所有的主要工序都掌握透彻了,对应的技术要求也掌握了,例如液压机的调试和维修、车床零配件的加工、铁器的气割与焊接、各种化工原料的配比等等。

老板倚仗他的地方也越来越多,为此还专门给他配了一部对讲机,秦奋兜里揣着的对讲机总是时不时就会传来老板的公鸭嗓声:秦奋,你赶紧去机修班看看,机器的配件怎么还没有加工好;秦奋,你快去模压车间跑一趟,看看小压机怎么回事;秦奋,你去包装车间看看覆膜机怎么又罢工了。

总是这样被使来唤去的,搁谁都烦,又不比别人多拿一分钱工资。秦奋不烦,心里反而偷着乐。他这是哑巴吃饺子——心里有数。他知道,老板快离不开他了。

老板确实离不开他了。以前厂里不管大事小事,都是给老板打电话,老板得火急火燎地去想办法解决,经常半夜三更睡得正香甜的时候被领班打来的电话吵醒。还好老板是男的,要是女的,总这么折腾,早月经不调了。现在好了,被吵醒的终于换作他人,自己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。何以解忧?惟有秦奋。秦奋也确实上心,但凡接到电话有工人解决不了的问题,不管多晚,他都会快马加鞭赶到现场排忧解难。

有天夜里两三点的时候,秦奋接到工人打来的电话,说厂里刚引进的一台液压机不知怎的压力不够了,压出来的产品全是残次。秦奋皱着眉头勉强启动还没休息复原的酸痛身体从床上爬起来,套上衣服骑上电动车就往厂里赶。

被扰了清梦的秦奋刚进车间大门就问是哪台轧机罢工了,工人指了指角落里那台庞然大物。社会我奋哥,人狠话不多。只见秦奋操起地上的手锤和扳手就跟那台液压机肉搏起来,火星四溅,乒乓作响。

有工人想搭把手,暂时败下阵来的秦奋喘着粗气摆着手说不用,潜台词像是说,你们都站着别动,让我跟它单挑,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丫挺的。其实那几个工人也真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各自搬个小板凳坐在一旁观战。那天秦奋一个人鏖战到天亮,直到最后把那台液压机收拾得服服帖帖,运转正常。

那件事把老板感动得老泪纵横,就差没有紧握秦奋双手识英雄重英雄般互诉衷肠了。从那以后老板才真正意识到,自己麾下也并非全是些酒囊饭袋、虾兵蟹将,还有一员天神元帅,以一敌百的存在,厂子要往长远处发展,就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秦奋这尊神将给供起来。

打定主意之后,没几日便在厂里的会议室做了宣导,正式任命秦奋为副厂长,主抓厂里所有的生产活动。如果自己不在,厂里所有的事务就由秦奋全权负责。如果有谁不服从领导和指挥的,直接领工资滚蛋。最后那句话,自然是说给那几个不学无术的皇亲国戚听的。

老板让秦奋挑办公室,他挑了一间挨着车间光线充沛的。每当早晨打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刻,迎接他的是透过玻璃窗那一束束灿烂的阳光。金黄色的光芒让他心里暖洋洋的,感觉余生的每一天都会是元气满满的,更是觉得之前吃过的所有苦都转化成能量,充盈着自己的全身。

为什么说最难熬的时光,往往也是最锻炼人、收获最大的时光?

其他网友观点

古人很早就告诉过我们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”的道理。如果说你对自己的未来还有一点信心可言,那么你在这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对你以后的生活还是有所帮助的,除非是到了必死无疑的那一刻。

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,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有了要去面对痛苦的机会?我怎么变成了现在的这个处境?也许你原来和罗永浩一样是一个创业者,现在失败了,但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卷土重来,东山再起。也许你只是不满意现在的工作,跳槽了,一时还找不到理想中的工作,没有什么成绩。也许你远在他乡,奔波于自己的理想,并不顺心,但对自己老家的朋友吹了一次自以为是的牛逼,但心里的苦却只有自己知道。一切的一切,都需要认清自己的过去,为自己做一个了断。无非就是失去,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为什么说最难熬的时光,往往也是最锻炼人、收获最大的时光?

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从无到有的游戏。一个人的性格注定了其漫长的命运,在这段毫无奥妙的成长轨迹中无非就是失去和拥有,但往往只有失去过才能真正懂得珍惜和拥有。成功与失败也许就是一个概念,它其实跟年龄无关。当下所要做的就是承受,没人会告诉你怎么去面对,唯有等待自己顿悟的那一刻。

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亲人和朋友。还有就是自由。这或许身在囚牢的人最能体会,但往往我们会看到有些嫌疑人刚被抓捕的时候,他会安静地陈述说,我终于解脱了, 不用再有心理压力了。因为只有矛盾的侥幸心理才是最大的压力。而后的改造其实只是一个过程,虽然漫长,但也是一种积累和经验的过程。痛并快乐着,只有经历过历练的人才会有这种感悟。

不是所有人多能考上大学,不是所有的人才能上战场杀敌,也不是所有的人多能当上演员,自己的人生只是看你怎么演。如果还有期盼,角色永远是有价值的。

为什么说最难熬的时光,往往也是最锻炼人、收获最大的时光?

其他网友观点

古话说得好,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一个人不经历生活的风风雨雨,是很难成长起来的,所以,渡过了最难熬的时光,也是最锻炼人的而且还是收货最大的时光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因此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、本站不对文章中的任何观点负责,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、内容只用于提供信息阅读,无任何商业用途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(文章、内容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)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2811500808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、维护您的正当权益!